傑出校友

懷念那年夏天 -清華情歌作者 羅亦耀學長專訪



清華情歌作者 羅亦耀學長專訪

「懷念那年夏天,清華園中你的身影…」

一般較大位於資電館三樓的DREAMLAB,坐在台下的是張張難掩興奮的臉孔,他們都在等待一個人,這個人創作了清華人人朗朗上口的歌曲,是營隊必備、青澀的青春時代必備、清華學生必備,每當唱起這首歌,心中就不免興起酸酸甜甜感覺的---清華情歌三部曲:<清華情歌>、<坐在清華看星星>及<相思湖的水>。而這位作者,在DREAMLAB開幕的這天,就坐在大家面前,是位眼角掛滿笑容、僅三十餘歲,說話眉飛色舞又帶有豐富肢體語言的學長,羅亦耀學長。

由於清華情歌太廣泛傳唱了,以至於容易誤認這已經是流傳好幾十年的歌曲,但是其實學長僅是電機九六級的,算算這首歌流傳的時間最多也只有十四年呢!說到十四年前的大學生,學長說他們那時的生活和現在的大學生天差地壤,不僅BBS才剛出現,也沒有所謂的www全球資訊網路,有很多學生是上了大學才開始接觸電腦,一直到學長的大三大四那幾年,PC才確認是市場的主流,所以當年的生活的確是少了幾分現在大學生必備的「宅」味。
 

羅亦耀 師大附中 716 班 清大電機 96 級 清大康輔社第八任社長 
經歷:【1】麥巨卡索訓練中心執行長 
【2】哈佛「管理雜誌」94-99年度,連續六年名列全國五百大企管講師 
【3】拓賈數位科技(股)公司 專案經理 【4】駿程資訊(股)公司(碩英集團) 行銷協理 
【5】世紀卓越管理科技(股)公司 行銷經理 【6】 清華情歌、清華三部曲原作者

大學生活 - 話說重頭

也許就是在這樣的生活環境下,學長一直都對社團充滿嚮往,只不過也不是一無反顧地投身其中,「社團是我和我媽的交換條件。」學長說,媽媽開出大學上榜台清,就可以好好玩社團,衝著這個目標,高中時期的羅學長幾乎都在讀書,後來皇天不負苦心人,考了個很好的成績,進了當時全國二類志願排名第四的清大電機系。

至於當時為何進了清大電機呢?首先是為何選清華,原因是因為名字比較好聽(在場人士紛紛發出「我也是」的贊同聲!),而原本學長是想讀化工系的,是因為當時被科系博覽會一票的電機系學長慫恿,說填了也不一定會上榜,就把它填在志願表裡,結果好死不死比低標高兩分,誤打誤撞而成了清大電機的一員。

一直讀到大二,碰上了專業科目,學長發現興趣不合想轉系,卻被導師威脅:「只有人轉進電機系,沒有人從電機系轉出去!」後來也沒有對清華別的系有更大的興趣,所以就繼續待在清大電機了。雖然在本系是這樣不得志,一直暑修,但是他有點驕傲地說,他可也是和大家一樣只花四年就準時畢業了呢!
 

大學生活 - 社團達人

俗話說,大學生有三大必修學分,愛情、社團、課業,要學長來排序他的大學學分滿意度,他自認最好的是社團,再來是課業,最後才是愛情。

羅學長大一的時候就如脫韁野馬,同時玩九個服務性社團,能聽到的服務性社團幾乎都玩過,真可以說是社團達人,但是後來領悟了一個道理:玩多不如玩精,就好像一件事一直重覆做,做了幾百遍幾千遍、做到精,那要做其他同性質的事也就容易起來了。「社團如果玩兩個以上,就要收斂一點了。」他認為社團最理想的狀態是玩一到兩個,並且要嘗試在社團裡擔任幹部,學習運做組織、學習如何帶領學弟妹,怎樣為學弟妹規劃願景,以及讓他們學到什麼東西,學長認為,要玩到這樣的程度,才算是修完社團這個學分,否則也只是過個水而已。

DCP_0094
於是回顧過往,學長在暑假八十幾天的日子裡,透過救國團,連續帶了四十天的營隊,從一開始的什麼都不會,輪流當了企劃、總籌、活動,到重複做到很熟練;從一開始的菜鳥,到現在在校學弟妹都還記得他是「康輔之光」;主辦三年的清華營(一個每年給全校社長進修的營隊);帶領梅竹火力班為清大加油;跳槽跑去帶化工營……在大學的社團學分修得滿滿滿。

在社團受益良多的緣故,學長十分鼓勵清大的學生玩社團,他認為清大相較其他大專院校,社團雖然不興盛,但是具有單純的環境,沒有太多的利益掛勾,學校、教授不會干預,是個良好的發展空間。社團可以學到什麼呢?學長舉了一個例子,如果要讓他的小孩從小學一個才藝,他不會選音樂、英文,他會選擇學習上台說話不要緊張。上台面對大眾說話,緊張是一般人都會有的情緒反應,他認為,社團給人一個空間去面對大眾,在大眾面前學習得體地講話,學習在意見不合時互相溝通,學習試驗如何當一個領導者,該如何領導底下的人等等,是學習人際關係的好教室,而這些能力是課本沒有寫、教授沒有教的東西,出了社會,基於成本考量,企業不會讓人有機會去嘗試,過了高中的年紀,也就只剩大學能讓人有創造屬於自己歷史一頁的機會了。

在實用方面,學長認為,在一個企業裡面,如果大家都很會讀書、學歷都很好,要凸顯自己的特別之處,當然就是上台說話、得到大家信任的能力,有時這種能力甚至比真正的實力來的重要。社團就好比一個自治空間,讓人盡情揮灑,就算是搞砸了,也是走過一遭學到經驗,學長強烈鼓勵大家沒事去玩玩「不要怕,自願當社長!」

學長覺得忙是好事,忙代表嘗試把自己丟到一個學習環境,但是他則不建議大家忙著去打像麥當勞、家樂福之類的工,如果沒必要,他認為那樣的打工是一種浪費時間且不效率的行為,不但給的工資不合理,還有可能擠壓到學習的時間、限制未來的發展,他建議大家利用時間好好學習「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」可以說學長是這句話最佳的見證人,從原本小企業的主管,到為了應徵網頁工程師而做了『團康魔法城』網頁註2,一炮而紅當上了講師,到現在受邀到各大企業為主管開課,社團教給他的東西一直受用著,甚至在場的大家也強烈感受到學長獨特的個人魅力。
 

令人吃驚的清華情歌祕辛

R00171451「大學,總是要留下什麼。」

除了輝煌的社團成績,留下的還有學長當時沒有意料到的清華情歌。談到清華情歌,大家一定都會想起其中淒美的愛情故事,小編還記得那年營新宿營,台上的學長姐感性地說起,是學長暗戀竹教大的女生,而寫了這首歌送給佳人,只是可惜最後雙方還是沒有在一起,留給大家無限的遺憾。真相到底是如何呢?

話說學長到了大四決定不考研究所,於是閒來沒事便拿起吉他開始學習作曲,信手而成了這首清華情歌,目的第一是要獻給康輔社,第二則是電機系,是為了康輔及電機學弟妹辦營隊時,可以有首好聽的營歌,不過這首歌實在是太好聽的關係,沒幾年就流傳到了全校營隊。至於清華情歌的後兩部曲,則是康輔學弟妹希望學長再為康輔社增添特色,學長在五分鐘內加寫完成的歌曲,雖然學長有談過戀愛,但是其實這三部曲並沒有甚麼淒美的愛情故事啦!

學長還講了個有趣的故事,當時當兵休假的他頂著顆平頭回到清大,就坐在草地上欣賞風景,旁邊有個營隊正在教學清華情歌,教唱者就順勢講起風度翩翩的作曲人,當年與兩個女生糾纏的愛情故事,中間又發生了甚麼情節,只是最後被兩女同時甩掉如何如何,學長還記得後來那個教唱者唱一唱還走音。一系列流傳的「作曲人愛情故事」讓學長哭笑不得。看到這也許不少人對於這首歌的浪漫幻想就此破滅 ( 噢,梅心聞也是不忍寫下這段真實…… ),但不也是這些傳說賦予清大美麗而神祕的色彩嗎?

當時學長一共寫了四十三首歌,就紅了這三首,壓跟兒沒想到會紅的他覺得能夠流行是機運,但流不流行不是重點,重要的是在往後回想起大學時代,有什麼是讓自己覺得充滿回憶的東西,不論是社團、愛情、課業,有什麼是回想起來就覺得好開心、好值得的,學長留下的是豐富的社團經歷,以及誤打誤撞的清華情歌,那麼,現在正在讀這篇文章的你呢?
 

職場生活

123由於不打算考研究所,學長便決定當完兵後直接就業,而當時清華電機大四學生選擇未來出入的比例與現在差不多,80%決定直升研究所,10%出國讀書,10%則選擇轉換跑道或直接工作,所以學長的抉擇在當時屬於少數族群。在那www正當紅的時代,為了謀求一個網頁工程師的職位,學長便根據自己對於團康活動的興趣寫了「團康魔法城」這個網頁。沒想到工程師的職位雖然沒有錄取,但網站卻和清華情歌一樣,意外地紅了,他還因此被一家幼教光碟的老闆找去當行銷專員。

雖然待在幼教光碟公司在頭銜上不如知名企業威風,但學長認為,就是因為待在小公司,才使他學到很多東西,舉凡小到整理器材、大到出行銷專案、辦記者會以及和記者打交道等,都是學長一人一手包辦,過了一年後學長就當上主任,這時學長才25歲。

有了小公司的磨歷後,學長跳槽到PCHOME這家蓬勃發展的大型公司,當了專案經理。在大公司裡,他見識到大公司的格局、組織以及可運用的豐富資源;但也了解到大公司的侷限,以及人才容易埋沒的特點。舉例說,在當時學長已是一個專案經理,但由於PCHOME經營的網頁很多,每個網頁的規模又大到可以成立一家公司,所以一個部門的專案經理是非常難以脫穎而出,進而得到老闆的賞識。經過一番波折後,學長又被以前的老闆挖角回去當了協理(介於副總經理與經理中的職位),這時學長28歲。從一處又跳到一處,學長說,職位的功能之一在於跳槽,而跳槽一定要越跳越高,如果越跳越低或只跳到一樣的職位,那可能就是哪裡出問題了。
 

犧牲換取累積--轉行講師的經過

學長說,工作有兩個目的,一個是賺錢,另一個是實現自己的野心抱負。在完成階段性的基礎累積後,就是實現自己抱負的開始。學長之後到了外商管理顧問公司任職,由於公司從營收平均分攤工資的制度,使得學長在當時的月薪只有兩萬多,跟大學新鮮人的薪水差不多,而每天的工作時數卻得將近12小時(包含不支薪進修時數)。在這薪水微薄的期間,學長度過一段辛苦的歲月,卻也接了很多演講的案子,獲得寶貴的經驗。有些事情雖然看似不合理,但學長認為,有時候必須犧牲一方面來換取另一方面的成功,不過當一方面成功後,曾經犧牲的另一方面也會隨即補償回來,學長在那段時間犧牲的是體力與休閒時間,但卻累積許多在各大企業的講師經驗。而這段辛苦換取來的豐富經驗,也使得他的講師資歷受到肯定,進而有本錢出來自己成立公司。「眼光放遠一點。」學長如是說,他認為畢業到30歲這段時間可以說是職場的黃金時段,趁這段時間多多培養自己的職場價值,不侷限在一定的職位及薪水上;但如果到30歲卻還停滯在一個地位,那競爭力也許就不如剛出社會的新鮮人了。

「各位工作未來的成就是什麼,有絕大部份靠機緣,但是各位知道嗎?機緣來了請各位一定要好好把握。」如果不是當年寫了團康魔法城網頁,學長不會有機會再延續大學的興趣,繼續從事活動領導與企畫;若不是一連串職場的累積,學長也不會見多識廣;若沒有管理顧問公司的一番辛苦耕耘,忍受低薪及長時數的工作,學長也無法累積講師所需的經驗及知名度。這一連串的機緣能夠串起來,也是因為學長用力地抓住了機會,並且用力地表現,最後終於開花結果。
 

身經百戰的學長對於應屆畢業生的建議

DSCN2812首先是MBA的問題,學長觀察到畢業生如果想轉換跑道的,大部分的人接下來都會去讀MBA,但是學長MBA並沒有有太高的評價,他認為,讀MBA的學生就和企管系的畢業生一樣,企業並不清楚這些學生的專長在哪,進而產生用與不用的矛盾,並且因為沒有實務經驗,極可能有理論與實務的落差。相對MBA,學長推薦的則是進修EMBA,為各企業高階主管進修管理的機會,學長建議大家先在企業工作到一定階位,再去進修EMBA,一方面更了解自己在學什麼,二方面能在就學期間拓展人脈,認識更多一同上課的高階主管,使這個學位更有價值。( MBA 與 EMBA 的不同 )

再來是新聞炒得很兇的大學文憑價值問題,學長個人的立場來說,他認為媒體報導的是泛指大學生,而清華是個蠻不錯的學校,憑著這份文憑不用擔心找不到工作,只是工作的好壞而已;但要擔心的是,自己到底有沒有做好準備迎接挑戰,如果真的找不到工作,那就有可能是態度問題。學長舉了個例子,而這個例子也能說明大陸與台灣學生的差別:有一次學長有個機會去上海一所大學演講,演講完坐在前兩排的學生就遞履歷給他,學長就疑問:「可是我現在沒有要徵人啊!」學生則回答:「沒關係可以先收著,等到缺人的時候可以參考參考。」隔天學長又去了武漢大學演講,講著講著突然發現第一排的人好面熟啊,原來是昨天遞履歷的其中幾個人又跑來聽他的演講,問他們為什麼又來,他們則回答「想要成為最印象深刻的前十名」。

由學長的觀察,他認為台灣學生的優勢在於我們的創意及團隊能力,但是在專業知識、衝勁、 好學及韌性,台灣學生則遠遠不如大陸學生;例如學長曾經去大陸演講,一整天都被同一個人巴著不放勤問問題,還有的人更為積極,在課程結束後,專程坐兩個小時的火車,來和學長吃早上六點的早餐(意思是,凌晨四點就必須搭上火車),只因為想要吸取台灣人的經驗。這些傳聞在媒體新聞上看見還有點距離與籠統,但活生生從學長嘴巴說出就不禁令人感到緊張。學長認為,當產業能互通有無時,一旦對岸研發技術追上腳步,到時台灣就危險了。

雖然現況令人灰心,但學長還是勉勵我們,不要只侷限專業知識,也要挖掘其他能夠彰顯自己獨特價值的地方,發掘自己的藍海,就好像當年學長盡情玩社團、之後到管理顧問公司磨練一般,訓練出一身應對講解技巧,在成就了 知名講師的他。

R0017164如果目前對於工作沒什麼抱負,想要一個最賺錢的工作,學長會建議的不是前一陣子當紅的科技新貴(短暫沉默中有人試圖回答「廟公」而引起哄堂大笑)而是業務,科技新貴有可能十年內的薪資都停留在一個水準,業務則是靠業績賺錢,每家公司最賺錢的往往不是研發團隊,而是業務團隊,不管是聯電或台積電;因為業務是企業求生存的工具,一個企業可以沒有頂尖的產品,但卻不能沒能力把自己的產品賣出去。而若是以理工科的背景,從事業務將會更容易了解自家產品。學長建議尚未有目標的大家,可以好好思考未來出路,研究所畢業後,可以找類似業務型的工作當兩三年,接下來再想想自己要從工作中實現怎樣的抱負。
 

擁有大公司與小公司經驗的學長,又會建議大家先往哪裡發展呢?

學長建議大家先想辦法擠進大公司,因為第一份工作看學歷,而第二份則看「學力」(學習能力)。雖然在大公司容易被埋沒,但是大公司有版圖、組織嚴密、資源多,建議大家熬個幾年當上主管,熟悉大公司的一切後,有野心的話可以在某個時間點跳到中小型企業,不但有格局及空間,又可以創造自己想要的收入。最好的情況是,最後「被請回」大公司,這時個人的身分地位就已不是同日可語的了。
 

大放送—人際溝通的小技巧

善於人際溝通的學長在最後也特別放送,傳授大家一些增進人際關係的小技巧:如果想要認識某個人的話,不彷從他/她與你的共同點找起,建立彼此的共同點,也就跨出認識的第一步了。就好像在書局看見一位正妹,向前搭訕,如果開口是說「小姐可以和你要電話嗎?」就很遜,但是如果是說「啊妳在看哈利波特,你很喜歡哈利波特嗎?我也是!」由「我也是」這句話,建立起雙方的共同點,再來要進一步發展也就不難了。

※在此感謝羅亦耀學長百忙之中回來清大參加DREAMLAB開幕,也謝謝學長豐富的分享!


本文引用自清華大學梅心聞